步步高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制演绎 > 1151:皇子归朝??
    后来,又巧妙的将这些人手中的权力收回,美名其曰‘一人不可身兼数职’,彻底架空了这些人。

    用公主换权力,这种手腕确实令人佩服。

    当然,后来这些公主的下场也不咋地,毕竟娶了你,直接变成了被架空的虚职,谁能受得了?

    虽然重男轻女,但好歹这些公主也是亲生的不是?

    于是后来的皇帝,给驸马搞出了种种条例,比如二人见面,驸马得向公主行礼,吃饭时,得等到公主吃完,在一旁伺候的驸马才能上桌等等。

    由此可见,明朝驸马悲剧到了什么地步。跟某些现代社会被bao yang的小白脸相比,地位都远远不够。

    毕竟前者除了公主这个身份,还有个当皇帝的老爹……

    闫妄搜肠刮肚,这些念头在脑袋里过了一遍,当即回禀道:“回圣上,卑职暂无婚娶打算。”

    他有没有成亲,事后皇帝派人一查就底儿清,所以撒谎是万万不能的。

    而且以东厂的实力,在京城这一亩三分地,他跟哪个女子眉来眼去过估计都能查出来,说自己有所心仪,也是不可取。

    摆在闫妄面前,看似有许多选项,其实压根都没有选择性,只能如实回答。

    皇帝闻言,开怀大笑,想了想自己那些闺女,随口问道:“刘卿,我记得凤阳年龄不小了吧。”

    刘福小声说道:“回禀主子,凤阳公主,今年碧玉。却是也到了婚娶之时呢。”

    豆蔻指的是十四五岁,而碧玉则是十六七八,桃李大都二十左右,花信指的是二十四岁,所以凤阳公主,如今撑死也就刚成年。

    皇帝点点头,对他说道:“好,好。既如此,那朕便做主,将凤阳许配给你,卿以为如何呀?”

    “……”闫妄心底一万句p,但脸上却压根不敢表现出半句不满,反而还得挂着喜出望外的开心表情。

    “卑职……一切全凭圣上安排。”

    皇帝想了想,接着说道:“此后,卿担任东缉事厂掌刑千户,享三品俸禄。

    另大婚之时,赐黄金千两,金玉之饰,绫罗二十匹,锦缎百卷,另将东郡王府归置与卿之名下。”

    闫妄高呼:“多谢圣上。”

    这次真的出乎他的预料,本以为只能当个驸马爷,混吃等死当下人了。谁曾想竟然还升职了。

    皇帝从桌上拿起一枚令牌,让刘福交给闫妄:“这段日子,卿可与凤阳多多接触,免得大婚之时生分。行了,下去吧。”

    “卑职遵命。”闫妄捧着令牌,徐徐退出御书房。

    至于廖将军的儿子,估计皇帝跟他还有话说,八成是西域那边的事儿,跟他无关。

    闫妄现在,得去东厂一趟,将这次的经过给姜毅说清楚。

    名义上他现在跟姜毅平起平坐,但闫妄本质上还是东厂的人。只是以后见面,不需要再行礼而已。

    ……

    “闫妄,又是他?”

    皇子霍然转身,眼中迸射出择人而噬的凶光:“每次都是他,你们这群废物。区区一东厂小卒都应付不了,我要尔等何用?”

    青龙等人默然垂首,不敢出声。

    良久,皇子扶额闭目,沉思了很长时间,才似是自语一般,呢喃着说道:“该怎么办?”

    莫名的,他回想起某人说过的那句话:‘计划从不是越细致越好,细致只是增加成功的可能性,但并不代表……绝对成功。’

    扪心自问,他从得知丽妃有孕,甚至还有可能是双胞胎,这件事之后。

    就起了某些心思,他的计划细致,详细,完整,环环相扣……

    他竭尽全力的,避免了绝大多数发生意外的可能性。

    但到最终,竟然毁在了区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东厂小卒手中。

    假意与锦衣卫合作,故布疑阵,造成妖孽降世,天必收之的假象。

    途中指示,自己很久以前暗地里培养的转生林,将自己救走,反手黑了锦衣卫一把。

    天煞刺杀卢博明,本就是准备再杀了对方后,留下锦衣卫绑走皇子的线索,从而让皇帝跟锦衣卫背后的藩王相斗。

    皇帝终究占据大义,民心,所以皇子又苦心谋划,搞出了丽妃诞狐的事情,想要借流言yu lun将之声望压到最低点。

    如此一来,藩王与皇帝之间的差距,就会缩小到近乎持平的地步。

    接下去他只要等待二者打到两败俱伤之时,再趁势出现,坐收渔翁之利。

    计划很美好。

    可结果呢?

    都是闫妄,一切都因为这个家伙。

    前段时间,他安排在宫里的人,暗中汇报,说东宫内的密室已经被发现,也就是说刚出生的小皇子,已经被救了出来。

    皇后的咸安宫,太子的东宫。暗室,密道……

    如果以上种种,皇帝还猜不出幕后主使,那才叫奇怪。

    现在皇帝说不定,就等着他回去自投罗网呢。

    旁边一直沉默的玄武,轻声出言:“现在,一切都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小皇子至今还不足半岁,主人……还有机会。”

    此话落入皇子耳中,他眼中一亮:“对啊,还有机会,父皇没有证据……”

    不对。

    他旋即摇了摇头,比之旁人,他更了解自己这位父皇。

    到了这种地步,就算没有证据,但在有了替代品之后,他绝对不会留一个敢于弑母的儿子。

    自己还需要人支持,满朝文武靠不住,这群人在东厂的镇压下,连个屁都不敢放。更别提插手太子废立这种皇家私事了。

    思来想去,皇子脸色缓缓沉下,只有一种人,现在能跟父皇对垒,并且不落下风……藩王!

    也只有他们,或许有可能支持自己。

    不过问题来了,东厂毕竟在名义上可以驱使锦衣卫做事。

    他们会不会,将自己黑了锦衣卫一手这件事给说出来?

    “可能性,应该不大,毕竟合作也只是表面的合作。”

    皇子暗暗咬牙,事到如今,他必须要试一试,否则除非自己一辈子窝在这里不见天日,否则绝对逃不过锦衣卫的耳目。

    ……

    一月后。

    “你说啥?”闫妄瞪着眼,差点没从床上翻下来。

    姜毅做在椅子上,看了他一眼:“皇子,被锦衣卫的人发现,并救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