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血夜魂咒师 > 8 无耻者之死
    月亮逐渐的升高,偌大的枫叶城,却越发显得喧闹。。。info经过长时间躲藏冷静,和岳翔那个突如其来公告的刺激,让大家都意识到这些哥布林不会自己消失的事实。

    每到一处,总能发现一些被集中起来的尸体,每隔一段街区,总能发现或多或少敢于抵抗哥布林的穿越者。

    这一切,已经引不起岳翔这个团队的任何注意,他们还是一如既往的在城东各个地方游荡。升米恩,斗米仇。不管有没有杨清阳秀这样的小插曲,大家营救其他穿越者也不再是免费。

    一瓶药剂,活命的代价,如果救将死之人还要多加一瓶,就是岳翔带头,大家默默遵守的救人代价。当然,在他们这支队伍里,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在遵守这样的规矩,比如,之前那个插曲。

    “救我一命,要八瓶药剂?兄弟,这是不是太黑了!”

    不远处,刚才还感恩戴德的男子叫着道。“没办法,在我这就这个价钱!”

    那个杨清吊儿郎当的,那副德行实在让人厌恶。“伙计,别跟我说其他人只要两瓶,哼哼,谁让他们都来不及救你呢!”

    “行!等我升到一级后马上就给你!”那个人阴沉着脸色叫道。“不过你可得注意了,别等不到那时候自己先死了!”

    “哈哈!这个就不劳你费心了。你还是祈祷这时候别从什么地方冒出哥布林来吧!”

    被救的人,不言语了。其他人,大多不齿杨清的作为,而更多的一部分人,却留露出跃跃欲试的神情。

    那个阳秀似乎看不下去了。“我说大头领,你就这么放任自己手下胡搞?”

    岳翔笑了。说起胡搞,这个女人也绝对没资格说别人。虽然她的确没格外收取药剂做报酬,但那种“嗟,来食”的态度,却让人更不舒服!

    “阳秀,你好像搞错了一件事吧?呵呵,现在大家都穿越到了异世界,又都有同样的游戏系统金手指。你觉得,前世那一套还合适吗?或者说,我为什么要为其他人的行为负责?”

    岳翔的笑容,颇有几分如沐春风的绚烂。噎的阳秀居然不知道如何继续说!其实,岳翔也想杀人,想把那个不知道什么叫无耻的杨清一刀杀掉!也想揍人,狠狠的揍这个还以为自己是千金大小姐的阳秀,让她好好记住这里是异界不是在地球!可他都没那样做。之前发生在废弃建筑里那次内讧,已经让他意识到自己根本不是什么救世主。

    神说,别人打了你左脸,就要把右脸凑过去。把他当狗使唤的那个权富二代,却用一窜拳打脚踢告诉他,钱说,你要敢干出让我打你左脸的事,老子一辈子不理你让你穷死饿死!

    岳翔记住了,还用父亲生前对他说过的话安慰自己。父亲说人生在世有一还一,有二还二。不因己怒而犯禁,不以己恶而妄断,就是所谓宽容的胸怀。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岳翔父亲在世时,他只把这些当做中年人更年期的唠叨,现在父亲没了,让他把宽容,或者说是隐忍牢牢记在心头的,却是那个把他当做狗一样使唤的混蛋!

    “什么?一瓶恢复药剂都没有,就想让我救你男友?臭娘们,你是不是还没睡醒啊!”

    刚刚平息了内心对杨清的厌恶,那小子又开始上蹿下跳、在他的面前,是一个虎族分支的男兽人和一个人族女孩。倒在地上的兽人男子,肚子上两道伤口隐隐可见里面的内脏,而右肩上的伤痕,也深可见骨!一看就知道不是同一时间受的伤,而且砍伤他的,也绝不是一般的脑袋上长着朋克式绿鬃毛的哥布林!

    这个男子,是条汉子!与之相反的是那个娇滴滴的女孩。相貌身材是一等一没错了,发色银白且发际带一缕红发,也证明她是人族中的隐藏种族战皇一族。但只有一样,她身上不仅还是穿越时附带的衣服,那柄来自哥布林的大刀上几乎看不到一点污渍,说明这一路走下来,她只是单纯的被保护。

    “我说小.妞,看你这样子就知道是隐藏组中,前世应该也是个土豪吧?怎么,就没有多余的回复药剂给你男朋友续命吗?”

    那个叫柳甄女孩,面色微微一白。很快她就在此抬起了头。“如果有,我还会求你吗?如果你肯救他,要我,要我干什么……都行!”

    一个女孩,说出这番话可是需要极大勇气的。看言谈举止就知道,这也是个富家娇娇女,但就从这句话,那名男子为她拼命也值了!

    杨清嘿嘿一阵怪笑,好像真有那个心思,他这边刚要动,李绩反手一个大耳瓜子就将他抽翻在地。岳翔笑咪咪的走上,将一瓶恢复药剂递给对方,在那柳甄忙不迭的喂自己男友药剂时,那种让人略感毛骨悚然的诡笑再次响起。

    “小子,恭喜你成为我们当中的一员。放心,我不会那你那女友怎样。不过……明说了吧,我救你是看中了你这硬气。就你身边着大家闺秀,对不起,我这不养废物,也没有那个能力!”

    那名男子,徐明低着头沉思一阵,最后还是抬起了头。“这位兄弟,我还是希望你把她留下。我想,这一带已经没有什么怪物了,应该不会给你们添太多麻烦……”

    “屁话!”

    冷冰冰的打断对方。只见他一指徐明身边那个柳甄。“你来告诉我,为什么她还穿着穿越时的衣服?来不及换新人套装吗?那么为什么武器上一点污渍都没有?哼哼,你以为没有了哥布林,就没其他怪物攻城吗?她再受伤,谁来救她?你以为大家回复药剂是不要钱的自来水,可以随便喝吗?”

    徐明还要再说,却被岳翔更加凶狠的表情压了回去。“现在,给你两条路,第一,你给我们走,那女孩管她去死,第二,我杀了你换回我那瓶药剂,看她能不能自己活下去!”

    徐明,沉默良久,可他再抬起头,那双眸子里的神色还是那么坦然。“不管你怎么说,我还是希望你留下她。”

    “为什么?就因为她愿意为你付出一切?”

    “不!”徐明咬咬牙,深情的望了那个柳甄一眼道。“因为我愿意赌,赌她既然愿意为我付出一切,也应该愿意努力变强。”

    得到这么一句话,岳翔愣住了,而随后,他不禁哈哈大笑!“哦?这个答案我喜欢,好吧,你们都留下。李绩,那女的交给你了,有怪物你把她推到最前面,只要死不了再拉过来。”

    “那我呢?”一旁那个杨清腆着个大脸问道。

    “你?”岳翔看看四周动静,神色也颇为诡异。“送你俩字,小心!”

    话音刚落,岳翔一个恶狗扑食往旁边窜去。他身体素质经过了穿越和系统升级已经是非常强悍了,这下直接跳出好几米远!

    杨清傻了,他实在不明白为了岳翔会跟他说这俩字,没等回过神了,十几杆标枪带着劲风呼啸而至!这小子都没来得及躲避,就被一根标枪直接被穿了个透心凉!甚至还被那标枪的余力带着狠狠插在旁边一颗大树上!

    又一队哥布林纷纷窜到大家面前,跟其他人不同,这些哥布林,每一个都是红鬃哥布林,而且从武器配备上,似乎都是远程。

    “是哥布林标枪小队,除了标枪没什么了不起的,大家一块上啊!”

    前面,李绩高声叫嚷着扑向哥布林群。整个队伍,也很快进入到战斗状态。释放了一次魂之荆棘的岳翔,也去了他最习惯的偏后位置战斗,身后,却传来一阵断断续续的叫声。

    “岳…老大,救…我……给药剂……”扭头看看被钉在大树上的杨清,岳翔心里有厌恶有恼怒,就是不觉得好笑!被利器贯穿胸腹,对普通人是致命伤,对于体质得到大幅度增强的穿越者虽然也足以致命,但那极高的身体素质,却也能支撑大家保持神志清醒以便从容喝下系统背包里的药剂。如果是岳翔自己,他或许会一刀砍断枪杆,然后自救,像阳秀那样狠人,恐怕现在已经直接从枪杆上退下来喝恢复药剂疗伤了,可这杨清小子倒好,怕疼也就罢了,连瓶恢复药剂都没法举起自己嘴边。

    阳秀畅快了。“救你?哈哈哈……这才是报应!谁我让你无耻,让你……”

    “够了!别说他,你也好不到哪去!”

    岳翔终于按捺不住,冷冷喝止了阳秀的癫狂。只是对于这个杨清,他却也不想救。“杨清,你小子给我听着,现在谁都救不了你,如果不想死,那就用药剂自救好了!”

    杨清那小子一路上巧取豪夺坑了无数的穿越者,不是什么好东西。秉承着老父不以自己喜怒妄下判断,和岳翔在过去两年学到的隐忍行事准则,他也就随那小子去了,现在,他当然愿意让着白痴多吃一点苦头!

    半个小时,一行人在结束了战斗,回来一看,杨清那小子居然还被插在枪杆上,地上足足有上百瓶回复药剂,他人却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厚脸皮厚到无耻,胆小到一直还是零级杨清死了。每一个人,看着他的尸体心里在觉得畅快之余,多多少少会产生一丝愧疚。让这个讨厌家伙多吃点苦头,或许才是大家真正的想法,没有想到,这小子人缘实在太差,以至于每一个人都抱着相同的想法根本没人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