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盖世小村医 > 第18章 生死之交
    <h1>第18章 生死之交<h1>

    四个大汉拼命将他的身体摁住,徐海根本动弹不得,他感受到了一股浓烈的死亡气息朝自己袭来。

    徐海迷蒙的视线里,棍子手里的匕首闪着夺命的寒光直取他的咽喉,他下意识将体内的真元之气狂运至咽喉处。

    徐海期待迹出现,希望体内的真元之气能让脆弱的喉咙扛得住锋利的匕首。

    “呜呜……”

    突然,耳边骤然传来一声尖锐的狐狸鸣叫声,这声音徐海很熟悉。

    “呜!”

    听到狐狸叫声,棍子手里的匕首顿在了空,还不等他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一团如火焰般的赤色影子从山坡飞冲而下。

    赤色影子风驰电掣般的速度让棍子根本没有机会躲闪,直接扑到他的肩头,狠狠朝他的脖子咬去。

    “啊!嘶!”棍子被一只赤狐攻击,顿时脖子被咬得血流汩汩,疼得他扔掉匕首,捂着脖子跪地惨呼。

    而摁住徐海的其他四人被这一幕给惊呆了,还没有等他们看清狐狸长得啥样,这团火焰如鬼魅一样,朝他们四人扑了过去。

    “呜……”

    “啊!啊!哎呦!”

    赤狐的攻击性非常强,加身形极为敏捷,几个眨眼的功夫将四人咬得满脸是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

    身体获得自由的徐海,立即从地爬起来,强忍眼睛里传来的刺痛,对棍子五人展开反击。

    有了赤狐的驰援,战局很快扭转,一人一狐不到几分钟将棍子等五人打得狼狈逃窜。

    “玛的!一帮畜生!啊嘶!”

    徐海看着一瘸一拐逃走的混子们,大骂一声,眼里灼烧的刺痛再次传来,疼得他龇牙咧嘴。

    他也顾不脚下那只救命的赤狐,赶紧从竹筐里拿出水壶,蹲在地仰起脖子,往眼睛倒水冲洗。

    在建筑工地干了一年活儿的徐海,知道这石灰是熟石灰,熟石灰进了眼睛,用清水冲洗是可以的。

    如果是生石灰进入了眼睛,是万万不能用水直接冲洗的,否则眼睛可能保不住了。

    冲洗了一会儿后,徐海眼睛里的刺痛感大大降低,视线也清晰了很多。

    他又在路边随手摘了一些野菊花,放进嘴里嚼烂,然后吐出来敷在眼睛。

    野菊花有散瘀解毒、清热明目的功效,只敷了一会儿,徐海明显感觉眼睛里的刺痛感慢慢消失了。

    “呜呜……”

    而那只救了徐海性命的赤狐却还没有离开,匍匐在徐海的脚下,发出低沉的呜呜声,似乎是在守护着徐海一样。

    “我知道是你,你这是来报恩的吗?你还真是一只有灵性的狐狸!谢谢你救了我的命!”

    徐海看到狐狸后脚还没有完全长好的伤口,确定是那只被他救了的赤狐,用手轻轻抚摸着它的头,心里对它充满了浓浓的感激。

    “呜呜呜。”

    赤狐颇有灵性地用呜呜声回应着,似乎真的能听懂他的话一样,让徐海对这只赤狐更是喜爱了。

    “次是我救了你,这次是你救了我,我们两个算是生死之交了。你远远看去像一团火焰,以后我叫你火焰吧!”

    “呜呜呜……”

    火焰仿佛是真能听到徐海的话,听到徐海给它起了个名字,竟是抖了抖尖尖的耳朵,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徐海的脚背,显得很是兴奋。

    “嘿嘿!看来你很喜欢这个名字?”徐海又笑着摸了摸火焰的头。

    徐海看着脚下这只可爱的赤狐,想起刚才棍子等五人为了钱要杀他,心里感叹:有些人真是动物还不如!

    不再多想,徐海站起身拍了拍身的尘土,又将散落在地的钱捡起来,数了数后发现并没有少,便背起竹筐朝村里走去。

    火焰跟了徐海一路,一直到了村口,才对徐海发出一声呜呜声后,便一头钻进树林里消失不见。

    回到村里,徐海第一件事是满村找棍子那些人,这口恶气他可咽不下。

    可是整个村子都找遍了,也没有发现他们的踪影。

    胡强家他当然也找了,只有胡强和马秀媛两人在家里看电视,并没有看到棍子等人。

    很显然,他们是害怕徐海报复都躲起来了。

    从对胡强的询问,徐海基本能确定,这次拦路抢劫的事儿,胡强并不知情。

    徐海推测,棍子等人一定是提前知道自己身有钱才敢这么丧心病狂。

    只是他不知道,是谁告诉他们的。

    这口恶气徐海只好先压下来,决定以后再收拾这帮没有人性的混蛋。

    徐海回家冲了个凉水澡,正打算做晚饭,村长的儿子徐峰来了。

    “海哥,你回来了,我今天午找过你,你没在家。” 徐峰笑呵呵地说道。

    “峰子你找我有事?哦,你爹大好了吧?”徐海问道。

    “嗯嗯,好全乎了。这不我爹说是你救了他的命,非要请你到家吃顿饺子,感谢感谢你。你应该还没做饭吧?走走走,我家吃饺子去!”

    徐峰态度坚决,不容徐海推辞,拉着他走。徐海只好苦笑着跟徐峰去了他家。

    “海子啊!来来进屋坐,次多亏了你救了你长树叔,婶子特意包了猪肉大葱馅儿的饺子,要好好谢谢你!”

    徐海一进院子,徐峰的娘笑着迎了出来。

    “嘿嘿,婶子太见外了,都是一个村的,咱还都是本家,哪能见死不救呢。”徐海憨憨一笑说道。

    可是当他一进屋,却是看到客厅里坐着两个人,一个是村小学校长徐有,另一个是支教大学生穆欣蓉。

    “有叔好,额……穆老师好!有叔,你们也是来吃饺子的?”

    徐海跟二人打招呼,笑着问道。

    “哎,哪有心情吃饺子啊!”不想徐有竟是哀叹一声,神色显得有些愁闷,而一旁的穆欣蓉也一副焦急的神态。

    “咋啦,有叔?看您愁眉苦脸的,学校出啥事了?”徐海皱着眉头问道。

    “哎,咱村小学是要办不下去咯!几间破土坯房,夏天漏雨,冬天漏风,屋顶没有一片好瓦,教室墙裂开了手腕粗的口子,我担心哪天一阵风给刮倒了,伤了娃子们呐!”

    “这不跟穆老师商量着,看村里能给想办法出点钱修缮修缮吗?长树大哥说村委会一分钱都没有,真是急死人咯!”

    徐有唉声叹气,拍着大腿说道。

    “长树叔呢?”徐海听了徐有的话,沉默了一会儿后问道。

    “他这不是去胡大拿家了嘛。现在村里能拿出钱来修学校的,也只有他胡大拿了。长树大哥说他去问问看,让我们在家等他的信儿。”徐有回答道。

    “这个被钱蒙了心的老混蛋!铁公鸡一毛不拔!”

    徐有话音刚落,村长徐长树骂骂咧咧地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