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老婆大人你好乖完整版 > 第1325章 达到霍时深的要求

第1325章 达到霍时深的要求

    李渊愣了一下,有些没听明白他的意思,“霍总……”

    霍时深睁开眼睛看着他,神情严肃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现在就去安排,我必须要亲眼看到她过得很好,有我在她身边,他们才不敢把她当成工具。”

    司闻说过上一次的催眠很彻底,也许是因为在宁小满精神最脆弱的时候,所以那一次的效果比一年前还要好很多,宁家那边的反馈也是宁小满醒来之后情绪稳定了不少,完全没有出现过头疼头晕的情况,更加没有记忆错乱,他们甚至给她看了霍时深的照片,她也完全认不出来。

    既然这样,他就要亲眼看着她走向幸福,如果不是这样,他没办法安心。

    李渊还没有反应过来,皱着眉头看着他,不知道他刚才说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霍总,您的意思是说要暂时放下公司的这些工作去到太太身边吗?”

    霍时深没有回答,但已经是默认,李渊觉得还是有必要劝一劝他,“虽然现在公司已经走上正轨,但还是有很多工作需要您……”

    “我觉得你可以处理好一切,”霍时深忽然打断他,声音很淡,“先前加大的工作量应该可以让你提前适应这些东西,你有能力做出决断,在我身边这么多年的人,不会连这点魄力都没有。”

    他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李渊忽然想通了什么,霍时深可能很早就已经在培养他这方面的能力,不管是做决定还是其他的方面,也许就是为了某一天能够让他有时间去做自己的事情。

    李渊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只知道他为宁小满的确是付出了太多,但即便是这样两个人也没有办法真的在一起。

    他叹了口气,最后还是有些沉重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霍总。”

    ……

    宁小满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自从之前发生了那些事情之后,她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毫无负担的睡过一次,等到她醒来的时候,甚至觉得脑袋都有些疼。

    她甩了甩头,听到楼下传来一阵争吵的声音,她坐在床头冷静了一会儿,才看到自己身在何处。

    看着有些陌生的房间,她微微勾起嘴角,冷笑了一下,毕竟是她的房间,还是要努力学着适应吧。

    她掀开被子下了床,随便穿了一件衣服就去了楼下,宁母和宁父争吵的声音越发大,大到甚至都没有看到她下来——

    “你疯了吧,要是让他过来陪在小满身边,又让她想起了以前的事情怎么办?”

    “你没有听医生说的话吗?小满现在的状态很稳定,不会再随便想起以前的事情,比任何一次催眠效果都要好,再说霍时深已经决定的事情,难道你要忤逆他吗?你有那个胆子跟他说不?”

    他的话像是说服了谁,两个人都沉默了片刻,就连一旁一直都喜欢对家里面的事情指指点点的宁满月都没再说话。

    宁小满能够感觉到下面那剑拔弩张的范围,像是没有听懂他们在里面说的那个霍时深的名字是谁,缓缓的走下楼梯,扶着楼梯扶手,“爸妈,你们在说什么?”

    她脸上恰到好处的懵懂和疑惑惊醒了下面的几个人,宁满月率先抬头看了她一眼,嘴唇动了动,但是什么都没说。

    宁母看了她一眼,有些愤恨的低下头,没有理会她。

    倒是宁父脸色复杂的看着她,连忙挤出一个笑,“小满下来了,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宁小满乖巧的摇了摇头,“没有。”

    她走到宁父面前,“爸爸是有什么事情吗?看上去好像有些烦恼,跟妈妈刚才吵架了?”

    她贴心的问题让宁父脸色有些变化,看着宁小满不知道该说什么。

    自从宁小满醒来之后,他每次的感觉都不太一样,先前第一次见到宁小满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是茫然的懵懂的,他觉得她好控制,再加上因为以前对这个抛弃的女儿的一点愧疚,于是他很快就接受了她。

    再加上宁母对他的这个决定也是支持的,他很快就已经接受了宁小满是他的女儿这个事实。

    但这一次他看着宁小满的眼睛似乎比以前清醒了很多,看着他的眼神里面也没有像之前那样勉强的尊敬和恭敬,像是强迫自己去适应某一个身份一样,他知道给她强行灌注的那一年的记忆肯定是会有些许排斥的,但能够达到那样的效果,他已经很满意。

    这一次他看着宁小满,她像是完完全全融入了这个角色一样,用担心的眼神看着他喊他爸爸,这一点是先前那个宁小满完全没有的特质。

    宁父的眼神闪烁了几下,心脏的地方却猝不及防地软和了片刻,这才是他想要的那个女儿。

    “爸爸没事,只是因为你的事情有些担心,现在醒来了,感觉好一些了吗?”

    宁小满对他笑了笑,“感觉好多了,爸爸。”

    两个人父慈女孝的画面却是刺痛了另外两个人的双眼,宁母握紧了拳头,似乎也察觉到了宁小满的不对领。

    更加难以置信的是宁满月,她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宁小满,她是怎么了,怎么感觉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她握紧了拳头,一顺不顺的盯着她,只以为自己在做一个梦,忽然之间周围的人对她的态度都发生了变化,她自己也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宁小满也感觉到了另外两道不太友好的事情,但她并不怎么在意,先后都跟她们打了声招呼,因为宁父还在这,那两个人自然是不会带给她脸色看。

    宁父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和宁小满商量一下这件事情,“小满,你这个病虽然现在情况稳定了很多,但爸爸还是很担心你,不然在你身边安排一个保镖,随时随地查看你的状况好不好?”

    他终于说出来了,宁小满的眼神闪烁了一下,装作皱起眉头,认真思索的样子,“可是这样不会对我的生活造成不方便吗?如果有一个保镖随时跟着我的话,别人会怎么看我?”

    宁父知道她不会同意,但还是耐着性子劝说她,“可你的情况特殊,如果没有一个人在你身边看着的话,爸爸会不放心的……”

    宁小满沉思了很久,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好吧……”

    宁父一听立刻就扬起了眉头,“好孩子。”

    这样一来,他也就能够达到霍时深的要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