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海贼之副船长红心 > N85,月色、飞鸟川、萤火
    次日。sanjiang.

    “什么?你要跟他们一起行动?”阿卡露依高声喊道。

    “你们先行将尸体带回去。我要跟他们一起,去见以前的一位故人。”李玄九说道。

    “故人?是谁?”她不满地说道,眼神却在盯着林夕,好像是在看一个狐狸精。

    “跟你没关系。”

    迪达拉蹭了蹭鼻子,说道,“我跟你们一起去吧,你们这些小朋友,独自行动会很危险的。”

    “小朋友……”林夕无奈。

    虽然十二岁的确是小朋友,但是忍者的十二岁,已经就是当做杀人兵器来看待了,根本不会因为你的年龄而有特殊照顾。

    “什么小朋友!你也只比我们大三岁!爆炸笨蛋!”阿卡露依喊道,“总之,小九,我们跟这些木叶忍者没有什么好说的,赶紧回去送信!没有时间耽搁!”

    迪达拉笑了笑,对林夕等人说道,“抱歉,这丫头有点不懂礼貌,给各位添麻烦了。”

    阿卡露依震惊。

    这家伙……是吃错药了吗?

    本来是打算只留小九一个人的,但是没有想到最后,一组三人都留了下来。

    鹿丸和井野几乎是架着林夕到角落,质问她是怎么回事。

    这也不怪他们多疑。

    按理来说,不同村子的忍者之间,敌意争斗稀松平常,但先是音忍村表达了善意,后是看似很友好的岩隐村……

    就算是井野,也越来越觉得心中不踏实。

    “迪达拉和阿卡露依我不敢保证,你警惕他们两人就好。小九跟我是至交,所以没关系。”林夕语气轻松。

    可是鹿丸却觉得更加奇怪了。

    小林夕什么时候多了那么多老熟人?

    -

    想要寻找栖花原,他们的下一步就是在夜晚招来月光鸟,可是被他们的战斗打断。

    所以他们必须在这里多停留一天,到晚上再行动。

    不过正好,丑牛需要休息。

    李玄九和阿卡露依去寻了一些治疗用的药草,给他服下。

    令人惊异的是,那样严重的伤势,丑牛恢复的很快。在服药的几个时辰后,便能够行动自如。

    迪达拉似乎在不停的找机会跟林夕聊天,说一些有关爆炸的话题,积极的令人头疼。

    而丑牛呢?

    林夕总感觉到,那本应该小憩的人,面具之下的眼睛,一直是钉在自己的身上,有些瘆人。

    这两个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夜晚再临,林夕和井野的童谣招来了青色的月光鸟。

    “原来是它们啊……”迪达拉心说,他当时还以为自己看见了在此地徘徊不散的幽灵。

    月光鸟伴着童谣绕着樱花树飞舞,直到一曲童谣结束。

    它们再度四散飞离。

    ——难道是不对吗?

    他们有些失落。

    可是没有想到,这些月光鸟看似分散,但实际都是朝着一个方向飞了过去。

    而且越飞,月光鸟的数量越多。

    到最后甚至达到了上万只的壮丽景观。

    万只月光鸟最后停留在一座山峰,绕着山峰飞舞不散。

    整整持续了十分钟之久,才散开。

    “朦胧月色勾勒出山间轮廓……看来我们的下一个目标地点,就是那里了。”鹿丸说道。

    “还真的是勾勒山间轮廓,这么硬核的吗?”林夕被眼前壮观景色所震惊。

    “但是……”井野开口道,“下一句不是飞鸟川的潺潺细流里藏着夏天吗?跟山有什么关系?”

    “去了就知道了。”李玄九说道。

    由于他们已经在此地耽误了一日,便不想再耽误,而是选择立刻启程。

    破晓时分,林夕等人爬上了山峰顶端,伴随着黎明第一缕初照,一条清丽蜿蜒的河流如同画卷般展在他们的眼前,其形状宛若飞鸟。

    【飞鸟川的潺潺细流里藏着夏天】

    “那个转折处,就应该我们要去的地方。”鹿丸说道。

    这条河流,也就只有那里值得注意。

    “丑牛,你还好吗?要不要先休息一会儿?”林夕关心问道。

    林夕还记得他为自己挡下木雷符的情况,现在她已经完全将丑牛归为好人一档了。

    “不需要,我没有什么问题。”他拒绝。

    “还是休息一下,之后说不定会遇上什么。”李玄九说道,他知道自己木雷符的威力。

    林夕往自己嘴里塞了一颗没有味道的兵粮丸,偷瞄了丑牛一眼。

    “你不吃吗?”

    “刚才已经吃过了。”他淡淡回答。当所有人在前面赶路的时候,他就已经进食了。

    “说起来,你们小队都带着面具,但却不像是隶属暗部,这是你们小队的传统吗?”林夕有些在意地问道。

    无论那个寅虎,还是这个丑牛,都给自己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算是吧。”他闷闷地答道。

    林夕本来还想要跟丑牛说几句,迪达拉却凑了上来,推荐自己的爆炸兵粮丸。

    不过不是真的爆炸,而是指口味爆炸。

    多种辣椒和芥末混合,带来绝对的清醒体验。

    林夕坚定的拒绝了。

    -

    日过午后。

    林夕等人已然来到了山后方的那条飞鸟川,站在了唯一一个锐角的转弯处。

    但是这里却什么都没有,或许令人唯一感兴趣的,就是这个河道的角度。

    “下一句是什么?”井野问道。

    “萤火虫在薄雾中起舞。”鹿丸回答。

    “这哪里有雾啊?”

    “要等到清晨的时候吧?那个时候森林可能会有雾气。”

    “又要等待一天?”

    “看来是的。”

    丑牛开口了,“这附近很少起雾,哪怕是清晨。”

    鹿丸若有所思,“说起来,老爸他们就卡在这里的。他们在这里等了将近一个月也没有看见任何雾气。”

    “没有雾气,就制造雾气。”林夕说道,“先试试看。”

    “怎么制造雾气?”井野疑惑。

    林夕双手结印。

    “忍法·雾隐术!”

    白雾弥漫,瞬间将这一方笼罩。

    “喂,这个……不是雾隐的秘术吗!你怎么会?”阿卡露依喊道。

    “秘密。”林夕说道,“不过你不用担心,我是木叶忍者的身份不用怀疑。”

    “喂,林夕,你快看!”井野拽了拽她的衣服。

    “这个是……”

    抬头,只看见点点萤火,慢悠悠地往这边聚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