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对着剑说 > 第五百四十三章 他出手了!
    突然的大地震动,让云暮烟下意识的扭头,望着石墙上披袍遮体的神秘人。

    那男人仍然站在石墙上,披袍下的目光,紧紧锁定着李天照和龙王的战况,这时,突然伸手做拔剑姿势,却又在剑拔出片刻的时候,又松开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让他又突然改变了主意。

    难道,是龙王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照例说是不可能的。

    事实上也没有看到这种可能。

    龙王被李天照移转星月的一击击爆成了血雾,也就意味着所有的攻击和防护能力都在瞬间被瓦解。

    李天照的剑,还会给龙王重振旗鼓的机会?

    接连交替斩击,反复击爆龙王头脸的连续攻势,已经说明了一切。

    不灭印让李天照左臂的胳膊恢复如初,但刚才爆体的痛苦,他还清楚的记得。

    那么,与龙王一起来的男人,为何却不出手帮助同伴脱困呢?

    这也是李天照的疑问,他本来以为石墙上的男人必然会下来。

    然而,却没有。

    ‘这人到底来干嘛的?从始至终都一副看戏的模样,照理说龙王先出手了,这人却没动,应该是比龙王资历更深的不灭王将才对,可是,也不至于如此傲慢,眼看龙王陷入这样的困境还不帮忙吧?他觉得龙王还能自己想办法脱困?’李天照觉得这绝不可能。

    云暮烟看石墙上的人还站在那没有动手,虽然惊疑不定,不知道刚才的地震是什么情况,但眼前却没有她多做考虑的时间。

    云暮烟挥剑继续助战孤行人,正杀着,突然头顶上方高速坠落下来一股气流!

    云暮烟措手不及之下,和周围的一片孤行人,一并被冻结进了里面。

    只是云暮烟身在冰的包裹中,但身体却并没有被真正冻结,气落爆的寒流落下之时,她挥剑引动的气流急速剧变,让身体一圈形成了阻挡寒气的安全空间。

    于是寒冰冻结之后,云暮烟知道气落爆发动之后,一个眨眼就是好几个孤行人万战将被斩杀,于是一声娇喝,剑劲外放,化作冲击的震力,刹时间震碎她自己、以及周围一片孤行人身上的寒冰。

    握着剑急冲过来的玄衣,犹如飞燕那般扑过来。

    玄衣身边,是搏命鸳鸯,身后是几个一直跟着她们作战的混沌霸体。

    如果问云暮烟她今日最头疼的是什么处境,之前肯定是被困进大方石里的时候,现在——却是遇上搏命鸳鸯!

    在跟玄衣对阵的时候,还要再面对两个千杀剑法,又是混沌风语,最关键的还是——云暮烟她顾虑太深,不能下杀手!

    玄衣和搏命鸳鸯三人一起,配合十分默契,剑光交替不绝,根本不让云暮烟有反击的空隙,只是极力退避,仍然觉得难以坚持多久。

    好在女霸主和另一个混沌霸体的孤行人及时助力,替她挡住了搏命鸳鸯。

    玄衣紧咬云暮烟,长剑一时使玄天千幻剑法,一时又用千杀剑法,这般交替之下,接连追着云暮烟出了孤行人中间。

    玄衣边自追赶进击,边自冷笑说:“孤行人的云首不是很厉害的吗?上一次我记得你还很猖狂,怎么现在,就只会一味的逃了?”

    “你如果没有孤王妻子的身份,若不是我师父的女儿,我都不会故意引你出来。你既然是玄天武王的子王,还是留些颜面,不要有败绩的好。今日之战胜负已分,蔷薇和万剑不过已死,清扫队伤亡惨重,你看——龙王也败在他剑下。现在退走是最好的选择,再打下去,最后得是你落荒而逃。”云暮烟竖剑面前做防御姿态,接连后退。

    “就这些孤行人,我一个人就能杀光!你嘴里说着子王,却真的知道何谓子王?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跟我相提并论!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跟谁交手!”玄衣声音骤然转冷,从孤王跳出来帮助孤行人开始,她就更是激恼!

    该说的话都跟孤王说了,他跳出来后,她仍然忍着脾气言语暗示提醒,可是,孤王还是坚持要帮云暮烟!

    如此奇耻大辱,这等滋味,玄衣根本不可能容忍!

    就算今日别的清扫队的人都死完了,就剩下她一个,也要杀了云暮烟,杀光了这些孤行人!

    云暮烟语气冷淡的道:“既然你非要如此,我也不可能一直挨打。今天也让你知道,自己到底在跟谁交手!”

    “那就让我知道!”玄衣再度发动气落爆,这一次,落下的气流收缩的范围更窄,却是连续不断飞冲落下的形态。

    云暮烟冲锋移走,背后,是从天而降的气流一路切开硬石地面的痕迹,足足追了她几十丈的距离。

    玄衣的气落爆在追,她的人和剑也在追。

    眼看要赶上的时候,前方的云暮烟突然回头,杀戮千影骤然发动,无数幻影四面八方的飞散开去。

    玄衣不屑一顾,暗自冷笑,别人怕杀戮千影,她可不怕!

    玄天千幻剑法发动,虽然幻影数量远不如杀戮千影那么多,也没有爆发式的突击能力。

    可是,只要幻影足够让云暮烟发动杀戮千影时分不出她玄衣的真身就够了。

    玄衣立即发动玄天千幻剑法。

    然而,她却感受到一股,从天而降的巨大压力。

    那种压力,让她陌生,却又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什么……

    一片玄天千幻剑的幻影全在扭曲的光影中严重变形,只剩下玄衣唯一的真身。

    ‘这是!’玄衣吃了一惊,但更震惊的还在后面——她看到云暮烟杀戮千影制造的所有分身,全都一起挥剑,紧接着,白色的剑光化作飞旋的交叉光环,一时间遍布了区域内所有范围,同时飞射了出来。

    哪怕明明知道其中只有一个真身释放的攻击是真的,可是,玄衣也无从分辨。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再次发动气落爆!

    但是,她的身体,突然被斜十字交叉的白色光环,斩开了!

    不灭之体,让玄衣的创伤立即恢复,却又立即有交叉的光环刃光飞闪而过。

    这一大片无数的幻影区域里,所有的幻影都不见消失,交叉的斜十字刃光不停的纵横飞射。

    玄衣的身体,不断愈合,不断受创,竟然置身其中全然不能再有任何动作!

    其处境看起来没有如龙王那般绝望,其实却一样,她已经败了,唯一的机会就是,指望着杀戮千影能够快些消失。

    但是,杀戮千影不应该能维持这么久。

    早就应该消失了的啊!

    然而,玄衣一次次的期盼着幻影停下来的时刻,等到的却是一次次的失望。

    ‘这不可能——杀戮千影必须击杀了人才能积蓄起再次发动的力量!为什么可以这般没有止境?云暮烟杀戮千影发动的时候,这些刃光又是什么?’玄衣正自困惑,突然又明白过来。‘杀戮千影需要的是吸收敌人体内散溢的混沌之气力量,不灭之体遭受重创时散溢的混沌之气与平常战死身死一样、甚至更多,她当然可以持续不断!’

    想通了这一点,玄衣已然是脸色惨白。

    突然,幻影尽数消失。

    云暮烟握着一对短剑,站在玄衣面前三步处。

    “终于还是有停下来的时候吗?”玄衣说着,猛然挥剑进击,却在剑动的瞬间,察觉到不妥。

    只是,剑太快,已然挥成旋身前斩的动作。

    这一刻,玄衣才看见,她的剑,只剩下握着的柄,剑身全不见了!

    玄衣低头一看,才见到地上,散落着一截截,被斩断的剑身,包括被斩开了的战印。

    “这不可能!”玄衣从没有如此震惊过。

    她拿的是天级混沌之石的兵器,怎么可能会被刚才那些类似风刃般的环形刃光切开?

    倘若如此,刚才那些圆环刃光的杀伤力,还有谁能抵挡?

    玄衣想着刚才体会到的剑劲压力,已经再无可疑的恨恨然道:“玄天之地就注定要一直被压着了吗!”

    “本来不一定,是你们自己弄丢了一个奇迹。战斗已经结束了,带上孤王的父母离开这里吧。”云暮烟从玄衣身边走过去,眼睛却在看着石墙上的身影。

    玄衣拳头紧握,一时间胸膛急骤欺负,异常激动,满是不忿的低声说了句:“我才不会弄丢了孤王!”

    云暮烟没有听到,或者是,没有功夫理会玄衣的话了。

    此刻,石墙上的男人突然一跃而出。

    剑光,从那男人的披袍下闪亮。

    云暮烟握着剑,预测着那男人下落的方向,发觉来不及,于是全速朝李天照冲过去。

    李天照其实一直留意着那神秘男人的动向,知道他跃出来,本来想如控制北风寒雪武王那般拿住龙王,不料却看见云暮烟神情急切的冲过来,只是见她目光里的神色,李天照已经知道,她的焦急。

    于是,李天照放开了龙王,发动小疾行,然后是冲锋,直往预判中跟云暮烟汇合的位置前方过去。

    李天照带着一串残影飞闪过去的时候,云暮烟竟然也预判了那个位置,分明也是打算落到他前面。

    于是,两个人,在冲锋力量的带动下,肩并肩的碰在一起,却又急忙伸手拉住对方,身形一并侧倾,又立即稳住。

    但他们的目光只来得及匆匆交汇,就又一起转到前方那个、凌空落下来的男人的剑上。

    玄衣看着这些,份外嫉恨。

    但下一个瞬间,她的注意力也被落下来的男人剑上爆发的光亮,还有气劲所惊。

    云暮烟迎着剑光,挥剑上击!

    李天照本想抢在前面,可是,那男人凌空下压的剑劲,把他及周围的硬石大地,一并压的猛然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