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阴司体验官 > 第五百零五章 意外离世
    对比那些为了利益出卖自己同胞的人,他们真的无比的可贵,只是我狭隘的现在才明白这个道理。

    第二天早晨,我背着包站在书店门口等着马渊开店,我还没去酒店,下火车就直接过来了。

    从七点多等到八点一刻,马渊出现了,正是从他住的那个方向过来的,好像他知道我要过来。

    “张先生,回来了?”他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惊讶,一如既往的平静。

    我点点头,默默的站在旁边等他开了门。

    几分钟后,我们坐在收银台后面的圆桌前,水还没烧开,他打开茶叶罐,茶叶的清香便已经飘了出来。

    “马老板,谢谢你的提醒,因为我的自负,没听你们的劝告,这次我差点就死了。”我很坦然的说出这句话,他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

    他应该是没想到,我这么骄傲自大的人会愿意在别人面前承认我的错误。

    男人嘛,能屈能伸,我从来都是装逼和打脸都能掌握得游刃有余。

    “你那么有能力,你不善于听别人的建议也很正常,你没事就行。”马渊淡然的笑笑,他并没有追问我具体的细节。

    此时水烧好了,他很熟练的给我泡茶,一举一动都透着温文尔雅,会品茶的人其实品的不仅仅是茶的味道,而是整个过程,我是没那么多闲情逸致。

    “说实话我不能确定你到底是一个什么身份的人,亦正亦邪,目前在我心里你就是这样的人,虽然这件事我感谢你,但我还是要调查你做过的那些坏事,我不会姑且的放过任何一个做过恶事的人。”我直视着他,他嘴角带着微笑。

    “我从来没有说过我是一个好人,随便张先生怎么定义我,至于我做过的你觉得是坏事的事,也随便你去调查。”他抬起头看着我,“茶怎么样,这是新的,不是上次那种。”

    他这样说我顿时有些尴尬,在我嘴巴里茶跟茶的味道都是一样的,毕竟我根本就不懂品茶。

    “嗯,还不错。”我心虚的点头道。

    马渊满足的笑笑,“那就好,我最怕我的茶招待不好我的客人。”

    “我首先要调查的就是麦克的死,跟你是否有关系,你拿到了他死亡前不翼而飞的那份设计手稿。”想起麦克,我声音不由自主提高了几分。

    马渊慢条斯理的啜了一口茶,“好,那你尽管去放手调查,证据确凿之后,我不会不承认的。”

    我呸,这老家伙又开始耍无赖了。

    临走前我还是扔下了一句提醒他,也算是警告他的话,尽快悬崖勒马,跟那些邪恶的势力撇清关系,否则我不会饶了他的。

    马渊什么话都没说,一副事不关己的架势。

    晚上,我爸艾玲,珑约了出来,跟她生活这次过去岳龙岗的事,我很抱歉的告诉她,我没有找到薛夏夏,而且我还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

    艾玲,珑没有像之前那样责怪我,她抿着嘴唇,有些难为情的垂着头,过了许久才难过的说道,“对不起,可能是因为我提供的那个梦境不准确,它其实跟薛夏夏的失踪没关系,害得你跑去那个地方受尽折磨,吃足了苦头。”

    她这样一说我有些难为情,我咳嗽一声厚着脸皮笑道,“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体恤我了,呵呵,不存在的,过去这一趟我也收获了很多。”

    艾玲珑缓缓的抬起头来看着我,“我听赵黑子说,你这次过去凶多吉少,甚至还差点就……是不是?”

    我愣了一下,看来这段时间她一直都在关注着我的情况,并没有认为我有强大的法力就不担心我的安危。

    “这很正常,我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随时做好了死去的准备,否则我怎么敢做驱魔人,那不是有辱使命么,没事的。”我将荷兰豆扔进嘴巴里嚼了起来,故作轻松的笑了笑。

    艾玲,珑皱紧眉头看着我,用力摇头,“不,无论你能不能找得到她,你都不要把自己的生命放在不重要的地方,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的话,那……”

    后面的话她说不下去了,我也不想听到,这或许会让气氛变得尴尬又凝重。

    我敷衍的解释了一番,告诉她我不会有事的,只是这次有些马虎大意罢了,她才渐渐松开了眉头。

    1140这个范围的搜索,暂时就这样停止了,我已经在最边缘的区域寻找过没有结果,我需要重新整理思路和计划。

    我花了三天时间处理酒店的各种事务,开会开得我几乎脑溢血,鬼知道怎么这几天会突然堆积那么多事情要做,而且我一个开酒店的总是频繁去各个单位开会,这个也跟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人生中最痛苦的事之一便是开会。

    隔天下午,我坐在办公室里等电话,一个合作的厂商要跟我谈新的合作。

    办公室门突然被推开了,我扭过头去,是曼曼!

    “嗨,想我了没?”曼曼冲我挥手,随即兴奋的跑到我面前,给了我一个巨大的熊抱,弄得我尴尬万分。

    我连忙站起身挪到旁边,“你怎么回来也不说一声,昨天视频你还说你今天要去某个小镇观光的。”

    曼曼嘟起嘴撒娇道,“那人家不是想你了么,所以就提前回来了,给你一个惊喜,你开心不?”

    我眉头皱了皱,“好吧,玩得怎么样?”

    “玩够了,想你了,所以回来给你打工啦!”曼曼说着要上前再度抱我,我推开了。

    “我让你赵哥给你安排工作,你先住在酒店,之后觉得不合适再换个地方,如何?”我严肃的说道,现在我要树立她老板的威信,不让她有任何的错觉,我跟她的关系暧昧不清。

    曼曼见我的态度有些冷淡,也就不敢再造次,乖乖的答应了。

    赵黑子给她安排在营销部,她喜欢跟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这就有机会让他出去参与各个场合,这倒是很适合她的性格。

    她原本是想要给我当助手,我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对于这个安排她也没有不满,虽然脸色有些难看,但还是点头答应了。

    一天后。

    傍晚我跟赵黑子从外面开会回来,在附近找了个饭店坐下来,连续开了三个多小时会,我本来想施展灵魂出窍的法术找个地方好好的打盹,但狗屁的会议主持人经常提到我,让我发言,搞得我根本就不敢离开。

    否则我木头桩子一样杵在那里,对于别人的问话毫无反应,估计会让人笑掉大牙,也吓得一些人心脏病发作。

    每次会议结束,我都像是刑满释放的服刑人员一样,浑身有种说不出来的轻松和畅快。

    我点了一桌子菜,赵黑子瞪大眼睛看着我,“就我们俩吃得了这么多吗?”

    “没事,吃不完打包回去,我现在必须要多吃点,好好发泄发泄,这三个小时我屁,股都快坐烂了。”赵黑子哑然失笑,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膀。

    菜刚上来,我拿起筷子准备大快朵颐,手机突然响了,“又是谁,不会又是哪个狗屁的供应商吧?”

    我直接就将手机扔到了赵黑子面前,这是我们俩经常上演的戏码,我不想接着电话就让他来搪塞,告诉对方我正在开会没时间。

    “好,我帮你搞定。”赵黑子笑笑拿起手机,随即眉头一皱,“不是供应商,是杨组长。”

    我差点咬到舌头,迅速接过电话,“杨组长,出什么情况了?”

    对方顿了顿,沉声说道,“黄锦的母亲在凌晨3点多的时候去世了。”

    “什么,他老人家之前病情不是已经稳定下来了吗?怎么突然去世了,这会不会有什么隐情?”我惊讶万分,同时心里一阵难受,这是我根本没有想到的结果,至少她不会在现在突然去世。

    杨组长说就在昨天11点多,医院打来电话说黄锦的母亲情况有些危机,让黄锦赶过去。

    黄锦连忙放下手中的工作赶到医院,没想到后来传出噩耗,说她母亲凌晨3点多的时候突然离世了。

    其实对于脑中风的老年人患者来说,突然去世也很正常,只是黄锦母亲毕竟之前遇到的情况就很特殊,而且这段时间病情一直都稳定,突然之间病情恶化并且突然离世,这就让杨组长他们开始怀疑这是有人故意而为之。

    杨组长想让法医对黄锦的母亲做尸检,但他正在犹豫着该如何跟黄锦说辞。

    就在这个时候黄锦突然打来电话,表示愿意主动送母亲的尸体过来派出所,让她的同事给母亲做尸检,这样死亡报告里面就能够写得清楚一点,她说她不想让母亲的去世变成一个悬案,让很多的人来猜测。

    她这样说倒是弄得杨组长有一点尴尬,好像黄锦已经猜到杨组长可能怀疑她,甚至还有其他人觉得她对母亲做了什么才会让母亲突然病情恶化去世。

    杨组长没有过多犹豫,尽快安排法医给黄锦的母亲做了尸检,尸检表明黄锦的母亲因为病情突然恶化导致的猝死,这很正常,没有任何值得疑惑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