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最强屠龙系统 > 第四千二百四十章 不可摧之物
    汪宗平听到宁奇的话后,顿时陷入了沉默之中。

    他怎么也没想到,宁奇竟然亲眼见过那头幽冥蛛母!

    否则,宁奇是不可能看出他话中的破绽的!

    “你跟着鸿钧的时候,见过幽冥蛛母,现如今又看到这尊雕像,却不曾跟我提及它们之间的不同。

    所以我猜测,这幽冥大世界与那座巨城一样,存在着一个你口中所谓的通往生者世界的通道?”

    宁奇笑了笑。

    “你怎知我看到的幽冥蛛母,会与雕像不同?它们可能一样呢?甚至我之前也是在骗你,压根就没见过幽冥蛛母?”

    汪宗平轻轻叹了口气。

    “你的话里十句话,八句真,两句假,但我相信你之前所说,跟鸿钧一起见过幽冥蛛母。”

    宁奇淡笑道。

    顿了顿,“都到这个地步了,你不如直接坦诚一些吧。”

    宁奇看了一眼鬼王殿:“就算此地真有通往生者世界的通道,现在你还在这里,证明此路不通,还需要一些条件才能开启吧?”

    汪宗平沉默了一会儿,随后摇摇头:“这里没有通往生者世界的通道。”

    下一刻,他突然觉得被一股凉意笼罩,皮肤上甚至都起了鸡皮疙瘩,连忙继续道:“通道的确被封死了!”

    “那就是有了。”

    宁奇淡笑道:“你就直接点,别拐弯抹角,那没意思。

    现在这个情况,我不弄清楚这些事,也不会离开幽冥大世界。

    你打算拖延时间,觉得我会被此界的气息侵袭,好给你创造逃离的机会?

    那不存在的。

    我能在这里呆上一年半载都无妨。

    不然,你以为我用什么手段斩杀鸿钧?

    如果他本源在此界,他现在早就已经死了。”

    汪宗平神色复杂的看着宁奇:“你真杀过他了?”

    宁奇笑了笑,没有说话。

    “好,我信了。”

    汪宗平点点头,“这里的确有通道,但是通道不知被什么原因封住了。

    鸿钧或许是早知这一点,又忌惮此界背后的存在,这才放任我于此。

    我手段不如你,既然你连鸿钧都能杀,就一起看看那通道能否打开吧。

    我只有一个要求,我想真正的活着。

    如果通道打开,你得让我进去投胎。”

    汪宗平望着宁奇,眼神坦然。

    “这点要求我自然会满足你。”

    宁奇淡笑道。

    鬼王殿。

    鬼烛神王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口枯井。

    “汪宗平,你说这便是所谓的通道?”

    鬼烛神王眼中存着一丝狐疑,他看向宁奇:“北玄神王,汪宗平太会骗人,不可轻信。

    这口枯井分明普普通通,没有任何异象,怎会是什么通道?”

    “普普通通?你试试能否摧毁它。”

    汪宗平冷笑道。

    “这还不简单!”

    鬼烛神王一掌拍出,顷刻间,面前就多了一个下陷十多丈的深坑,枯井也被打成了虚无。

    “汪宗平,你现在有什么话说?”

    鬼烛神王冷笑一声。

    “你再仔细看。”

    汪宗平淡笑道。

    “看就看,看十遍也是一样的结……”

    这是怎么回事?

    鬼烛神王的话语顿时噎住,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只见刚刚已被他打成虚无的枯井又重新出现了,四周的泥土的确被他这一掌打的下陷,可这枯井却依然存在!

    并且枯井的长度,也超乎了他的想象。

    鬼烛神王不敢置信的上前朝井中望去,深度大概四五丈的样子。

    可裸露在外的枯井,却远远不止十几丈!

    “障眼法?”

    鬼烛神王心念微微一动,再次一掌拍出。

    枯井又被打成了虚无。

    只是不到几息时间,这枯井就再次出现。

    其余的鬼王也愣住了。

    难道这鬼王殿内真存在着什么通道?

    一座普普通通的枯井,眼下却展现出与其截然不同的异象……

    “它不会被你摧毁的。”

    汪宗平眼中露出一抹淡淡的嘲讽。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鬼烛神王看向汪宗平。

    汪宗平看了宁奇一眼,笑了笑,“因为,这座井,乃阳间之物!

    我们这些阴间修士,在它面前,不过是虚幻的,如泡影一般,又怎能摧毁它?”

    鬼烛神王脸色变得有些铁青,脑海思绪不断急转。

    其余鬼王的面色也不太好看,如果说诸天万界都是类似于幽冥大世界的存在,而他们又被禁锢在此界,岂不是鬼中鬼?

    “阳间之物,于阴间中不可消灭。

    只有那些真正或者的人,才能摧毁阳间之物。”

    汪宗平朝宁奇笑道:“我也是无意中发现此界的雕像,最后来到此界后,才从鬼王殿里发现了这口枯井,验证了我心中的猜测。”

    “鸿钧,可能就是一个生者,他不曾死去,只是被派到此界来掌控秩序!”

    汪宗平眼中闪过一抹精芒,“而像他这样的生者,曾经或许还有许多许多,只是不知阳间那边出了什么问题,才导致通道一一封锁,最终只留下了一条。”

    “除了那座巨城和此地,你也只知道两条通道而已,怎么知晓还有其他通道?”

    宁奇淡笑道。

    “鸿钧说的。”

    汪宗平笑了笑,“某一世,我的记忆已经恢复,而他的记忆却未曾恢复。

    在那一世中,有一次睡梦之中,鸿钧说了一些梦话,就与这通道有关。

    甚至我可以告诉你,如果很早很早以前,只要达到神王神主之境的强者,便有资格投胎转世重回阳间。

    你可相信?”

    “我信。”

    宁奇微微点头。

    汪宗平略显意外。

    “这也能解释,为何那些神主神王要离开故乡,踏足宇宙虚空,前往那座巨城,最终埋骨他乡。”

    宁奇淡淡的道:“他们或许只是遵循着很早很早以前的规则,心中怀揣着不甘,希望能够获得同样的待遇。

    只是真相,他们可能早已忘却,并不知道最终等待他们的,会是何种结果。”

    “可是我们知道!只要能打通这条通道,我们便可转世阳间,真正的活着!”

    汪宗平沉声道。

    “阴间阳间我并不在意,我在意的人都在此界,那此界对我来说,便是阳间。

    如果这背后只是如此隐秘,

    我便要回家了。”

    宁奇摇摇头,转身朝鬼王殿外走去。

    汪宗平顿时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