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风起双神 > 一百七十六 大后方翡翠镇
    刘月夕在通讯频道里让所有人注意捕杀对方的军官,活捉黎宏的官升一级,赏星辰珠子一万,等阿勇带着援军赶到,战争已经结速,刘月夕的人正在指挥俘虏掩埋尸体打扫战场,五百对三千,按照平常兵线对抗几乎零伤亡,这是不可思议的胜利,但是就是达成了,可能运气站在刘月夕这一边,从新南通讯官尸体身上搜到了那枚子针,彩虹四号区域不用放弃,变异结界藤保住了。刘月夕留下一只工兵部队帮助林场的工人修筑工事,那颗共鸣结界藤确实神奇,才刚长成结界树,已经可以和红云树远距离感应沟通,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和马亚山口的南华联系上,这样从马亚山口到彩虹四号区就有了明确的道路,南华大约一天就能赶到,上中路意外打通 ,机动兵力不足的问题不久就能解决,不过这都是以后的问题,怎么搞定那五万攻城主力,才是眼下的大问题。

    &ep;&ep;刘月夕不敢有一丝懈怠,赶紧带部队迅速回红云城,准备那场决定中路态势的大战。

    &ep;&ep;翡翠镇这边,紫悦今天请来镇里几个相熟的太太开茶花会,最近为了犒劳前线的战事,各家的妇女都忙坏了,很少能有这样的聚会。女性能上战场的不多见,大多在后方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因为战争缺少劳动力,很多工厂开始大量招收女工 ,女性的地位也得到提升,不过女人们今天的主题只有一个,吐槽那个干瘦的金明玉,大嗓门的杨妈妈先发话,“暮色会长,这个姓金的丫头实在太厉害了,她居然能和有自闭症的孤儿交流。”

    &ep;&ep;张家一位德高望重的婶婶也说:“而且面子极大,镇府办公厅向来抠门,目前这个物资短缺的时期就更是如此,镇上的老人需要一些救命的药品,其中一种药品是军需品,我们跑了好几次都吃了闭门羹,连保民官都无能为力,她去随便一说就搞来一批药,就是太高傲了,咱们这个小地方的人根本就不在她的视线里,和她说话我就看到她的下巴,诶呦欧,太厉害了。”主妇们七嘴八舌的吐槽一番,几乎都是相似的看法,所有明里暗里想让金明玉难堪的手段都让她势力碾压过去,人家不论个人实力家族底蕴都完胜紫悦,而且极其高傲,不过这很可能是家庭教育造成的,人家就是一贯的高傲,习惯性的高傲,并不一定针对谁,就像与生俱来,怪不得明知道是竞争对手的女儿,自家丈夫还要这般客客气气的接待,甚至还希望自己能够稍稍拉拢金明玉,为其所用。

    &ep;&ep;紫悦明白刘月夕的苦心,月夕这一派太缺乏这样高端的魔导师,刘月夕实在没办法,连敌人都想拉过来产生价值,还是要另想办法,承认自己弱小而后去巴结别人是一种违逆人性的行为,客客气气好生招待她没用,下绊子为难人家反倒拉高对方的实力形象,真是个伤脑经的对手,月夕心里肯定喜欢金明玉,只不过金明玉有意无意流露出的高傲同样也刺伤了他罢了,女人的直觉告诉她,金明玉是个前所未有的强大对手,刘月夕和金羽是政治上的对手,如今的乱局之下,谁也说不清明天谁又是谁的敌人,保不齐过几天二家关系又好了,又该如何? 周围的主妇们叽叽喳喳闹个不停,但紫悦就像什么

    &ep;&ep;(本章未完,请翻页)

    &ep;&ep;都没听到一样,她很焦虑,不同于薛宁,不同于雪梨,金明玉是一个她不能正面对抗的对手,该怎么处理才好呢,无能为力的感觉好糟糕。

    &ep;&ep;又过了一日,紫悦正在紫藤轩画画,没想到把金明玉吸引来了。对方好奇的问道,“你画的似乎什么啊?”

    &ep;&ep;紫悦自顾自拿着工程绘制工具在那里瞎弄,自从她从二年的睡梦中醒来,就有了这么个莫名其妙的新嗜好,起先是随手绘制,而后变得越来越专业,为此她弄来全套绘图工具,画出来的图纸越来越复杂,也没有人看得懂到底画的是什么,连紫悦自己都说不清楚。

    &ep;&ep;金明玉一点不把自己当外人,开始随便翻阅紫悦的画稿,数量很多,有抽象的彩绘,也有大量复杂的线形图,“你画的是什么呀,刘夫人。”

    &ep;&ep;紫悦乎了一口气,“我也说不清楚,应该是我梦里经历过的事情吧,就是随便画画,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就是画出来整个人都会变得很高兴。”紫悦拿起刚画完的一张类似人形的图案稿,仔细端详,然后满意的点点头。

    &ep;&ep;金明玉看了半天,也没看明白紫悦画的到底是什么,但是紫悦画的彩色画从某种意义上完全符合双空间拓扑映射同胚原理,而且这里面有一张甚至符合三空间映射同胚,拓扑映射同胚是调用暗能最基础的能量守恒法则,三空间同胚对于金明玉这样的专业魔导师来说都是不可思?如果可行,甚至可以将结晶奇迹和减数静立场法术结合在一起。

    &ep;&ep;金明玉看到紫悦有点冷淡,稍稍拿出一点热情说道:“对不起,没打招呼就就来了,没有打扰到你吧,刘夫人。”

    &ep;&ep;紫悦笑笑,“没事没事,金小姐能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就是随便画画,也没什么用,前方战事吃紧,月夕他们在前方流血流汗保卫家园,像我这样的普通女人也帮不上什么忙,很羡慕金小姐呢,听闻减数静力场魔导师在战场上作用巨大,只可惜我这样的普通女人,什么都不会,什么都帮不上月夕。”

    &ep;&ep;紫悦有意无意的朝着刘月夕这个话题上挪,金明玉并不想谈论这些,她并非全无关心,只是出生于金家这样显赫的大家族中,最难求的往往是自由二字,夹在父亲和刘月夕之间的她只能选择装傻,对二个男人都装傻,她知道不论怎么样都不会有好结果,她选择了逃避,不去做选择,父亲已经派人来催促过她去红云前线,她推脱说去红云的符文列车暂时中断,还把刘月夕的理由也抛出来,暂时糊弄过去,可是这又能拖延多久呢,“刘夫人,能不能给我讲讲你陷入梦境的那段记忆。”

    &ep;&ep;紫悦请她坐下,“那个梦很长,很混乱,非常的零碎,你对什么感兴趣,我不知道从何说起。”

    &ep;&ep;金明玉想了想,“就说说这些画吧,是不是和你梦中的经历有关。”

    &ep;&ep;紫悦回想了一下:“这个问题我也想过,很难说,梦里的我按照月夕的说法,陷入了潜意识的深渊,那里就像一个独立的世界,很特别的世界。”

    &ep;&ep;金明玉问道:“怎么个特别?告诉我。”

    &ep;&ep;紫悦梦中的记忆零碎混乱,听多了极其枯燥,这个话题本来很多

    &ep;&ep;(本章未完,请翻页)

    &ep;&ep;来拜访紫悦的都会问,但是谁也没听出什么有趣的部分,时间一长,便没人在问了,难得金明玉这样的魔导师感兴趣,紫悦倒是乐意说。

    &ep;&ep;“我也很难形容,应该是就是物化,我所知的不可物化的事物全都物质化了。”

    &ep;&ep;金明玉没听明白紫悦的意思,“能不能详细一些,对此我非常感兴趣,修普诺斯药剂是六神剂之一,可以说是这个国家所以技术的来源,也是这个国家一切祸端的开始,从罗梭帝国,甚至更早的米英拉王朝,这六种药剂就已经存在,还有永生王室,这方面的信息很少,不过关于药剂的研究尖帽学院有大量的文献,但是关于原剂的文献资料非常的少,一方面原剂不多见,我们甚至到今天都没有研究出原剂到底从何而来,像你这样被注射了原剂又苏醒过来的案例几乎没有,所以我非常想知道梦里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ep;&ep;刘月夕并没有和紫悦说明他是如何在梦里解救她的,和神明扯上关系的事情刘月夕向来谨慎,另一方面也是担心紫悦害怕。

    &ep;&ep;难得有一个人愿意认真的听紫悦讲述自己那个离奇的梦,还是一个很有学问之人,紫悦当然愿意说,她将自己还记得的部分都告诉了金明玉,对方还专门做了笔记,将紫悦叙述的繁琐凌乱的片段归纳成若干个点,去除一些混淆的部分,引导紫悦更好的叙述,有了这样专业的聆听者,紫悦越说越多,越说越开心,足足二年的梦,哪里是一天里就能说完的,从那次起,只要紫悦一有空金明玉就会过来听她讲述梦里的经历,二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出乎意料的多起来,本来生分的关系也热络不少。

    &ep;&ep;“这么说,只要是强烈的情感就会化成另一个你,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这一天,金明玉正又在询问。

    &ep;&ep;紫悦想了好一会儿,“也不是这个意思,就是要,怎么说好呢,需要符合一定的条件才行,并不是单纯的强烈情感情感,潜意识世界里,时间生命这类不可直接描述的事物变得轻易可以描述,我可以轻松做一个控制时间的钟出来,然后随意的调整它们。”

    &ep;&ep;(本章完)